跆拳國手巫若瑄突破身體障礙 綻放生命能量

就讀非體育科班、出身熱愛運動家庭的跆拳國手巫若瑄,雖然因為一場意外、使他失去了身體的平衡,但她憑著自己的堅持與努力,克服了身體的障礙,持續朝自己的夢想前進,多次為國爭光,在賽場上散發著生命的光與熱。


巫若瑄說,自己生長在愛好體育運動休閒的家庭,而且自己也接觸過馬術、舞蹈、體操,樣樣感興趣。直到有一天從當年跆拳道協會許安進理事長處,看到跆拳道的自由品勢比賽影片,受到吸引,於是就開始投身跆拳道自由品勢的練習。巫若瑄回憶起繫上白帶第一次參加跆拳道比賽奪得金牌的經驗,讓他願意持續投入跆拳道活動,「那晚開心到不願換下比賽道服,就直接穿著跆拳道服睡覺」,回想起來還是非常有趣。

回憶練習跆拳道的過程,巫若瑄說雖然得名不少,但也非常辛苦,「有次在宜蘭比賽,記得好像是打太極二章、三章,那時父親說練習時必須要連續十五次沒有失誤才能上床睡覺。結果晚上8:00開始練習到凌晨兩點,我邊練邊哭。」這樣巫若瑄明白,要拿到一面金牌就是需要如此努力才有機會得到。經過不斷的練習,巫若瑄一步一步晉級到紅黑帶,並開始參加大型的全國跆拳道品勢比賽,並且在每一次的比賽中體驗甘苦辛酸、不斷成長,並且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首次參加參加跆拳亞洲青少年(12-14歲)自由品勢選拔,並且得到金牌也同時獲得國家代表隊國手資格。

就在看似一切順利的當下,就讀國中一年級的巫若瑄卻遇上了一場車禍,在十字路口被一輛汽車以時速85公里迎面撞上。右腳趾五隻幾乎全斷。歷經了三個月的搶救,最後少了兩截右腳腳趾。當時的骨科醫生認為必須放棄跆拳道及體操,這給巫若瑄極大的打擊。巫若瑄回想當下,「我睜大眼睛哭著跟醫生說,我可以的!我想再努力練回來看看,我不想放棄!」巫若瑄在腳上的傷口仍包紮的狀況下,每天都在家自行做練習,慢慢恢復自己的柔軟度核心肌力,並且在出院後第二個月回到道館開始練習,並且重拾落後的課業。經過老師與教練的細心支持、重新安排分配讀書和運動練習時間,巫若瑄的跆拳道及學業慢慢的恢復到一般水準。巫若瑄說這段期間,每天練習後傷口都會流出不少血、必須換藥,「從傷口上取下流血結痂繃帶,在開過刀的傷口上塗藥這動作最痛,那感覺一輩子我都不會忘記。」雖然回到賽場比賽中腳步還是不穩定,但巫若瑄並沒有放棄!


重新回到賽場的巫若瑄,國二時以個人跆拳道品勢第一名成績獲選台北市代表隊,參加全中運。並且同年也通過面試術科審核獲准加入師大體操課程,之後更獲選亞洲少年錦標賽三人女團、雙人品勢國家代表隊國手,獲得約旦亞洲青少年錦標賽三人女團銀牌,雙人銅牌,並且於無錫跆拳品勢G4世界盃國家代表隊也獲得三人女團銅牌。除了運動方面,巫若瑄也在課業上有良好表現,並且以體育成績獲得甄審保送大安高工綜合高中部的入學資格。不過由於巫若瑄想要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改參加國中會考,在經過密集的讀書之下進入國立台北商業大學五專部企管系就讀。巫若瑄表示,「老天給了我一個很大的考驗,也是讓我得到更多學習的機會。現在少了腳趾、而不平衡的我,也更珍惜現在能重回運動舞台的機會。」

進入國立台北商業大學五專部後之後,巫若瑄很有計畫地於大專一年級參加比賽並獲得大專盃第二名,並且二年級時成功以第一名轉入國貿系,並且準備參加國際級跆拳道比賽與大專盃馬術比賽,築夢踏實往自己的夢想邁進。但由於疫情影響,2021年第七屆成都世界大學運會延後一年舉辦,國家隊決定再選四位女子儲備選手,教練團認為巫若瑄應該有機會,於是巫若瑄開始準備起本來不是自己規劃中的比賽。巫若瑄說,她自己規劃了三個月的課後密集訓練,在不影響課業及極少的訓練時間下,以複賽第三名、決賽以國貿系身份不是『競技系身份』,以第四名之姿選上了第七屆成都世界大學運動會中華民國國家儲備選手。雖然挑戰還是很多,巫若瑄說無論如何都會抱著平常心,比賽時會盡「洪荒之力」,讓一切能夠平安順利。


最後,巫若瑄說,一路上需要感謝的除了老師與教練們之外,還有做為精神支柱的父母與家人,尤其父親為了能夠讓她在腳掌殘缺身體不平衡穩定的狀態下,還能夠學業及體育競技並進,父親為此投考師大體育與運動科學研究所,研究論文都是我的跆拳道不穩定平衡訓練研究,運用科學訓練方式達到強化效果。巫若瑄希望自己的經驗能帶給大家自信心,她也期許國家能夠更重視體育運動環境,並且以正確的方法來支持運動員。(圖/巫若瑄提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